推广 热搜: 论文  考试动态  免费  工程类  自考报名  一级建造师    房地产估价师  自考成绩查询系统  一建资格证书领取公告 

论美术作品的摄影同意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yuntianlife.com    作者:未知    浏览:698    评论:0    
核心提示:1、美术作品的摄影同意在本文中,大家所说的“美术”不包含摄影艺术在内。

2、理论研究与同意实践的偏差

现在国内学界对美术作品的同意问题的研究还较薄弱,而且既有些研究尚停留于对美术作品的理想同意状况作抽象研究。笔者并不全然反对对美术作品的理想同意状况作抽象研究,毕竟,“美术创作者一美术作品一美术作品同意者”这一步骤对少数同意者可以成为事实,由于他们有机会面对原真的美术作品。然而即便是这部分同意者也不可能有机会去面对所有些原真美术作品。在同意某些“美术作品”时,他们也跟一般的同意者一样,只能面对经摄影中介后印刷出来的“美术作品”。对于专业的同意者而言,面对经摄影中介后印刷出来的“美术作品”时,他们固然可以凭专业的实践优势使眼前的“美术作品”“还原”和趋近原真美术作品。但原真美术作品与“美术作品”之间的差异与距离仍是不可消溶的。

对美术作品的理想同意状况进行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但首要条件是:研究者是非常专业的美术从业职员,或者至少要拥有同意过很多原真美术作品的经验。假如研究者不是非常专业的美术从业职员,也不拥有同意过很多原真美术作品的经验,他却要研究美术作品的理想同意状况,就会落入大家在前面所提到的矛盾困境之中:一方面自己所看到的不是原真作品,而是经摄影中介之后巴掌般大小的替代品、近似品,另一方面我们的论文的论述却以面对原真作品为假想的首要条件。陷入这一矛盾困境之中的研究是没多大学术价值的。对于大部分一般的美术作品同意者而言,其同意处于“美术创作者一美术作品一经摄影中介之后印刷出来的‘美术作品’一‘美术作品’同意者”这一步骤中,他们面对的不是原真美术作品。迄今为止,学界好像对这一容易的事实仍缺少意识,不少学者几乎看不到原真美术作品与“美术作品”之间的明显差异和距离,对该问题的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

笔者觉得,有必要对美术作品的理想同意状况作研究,但更有必要对美术作品的非理想同意状况作研究。美术作品的非理想同意状况是绝大部分一般同意者所处的状况,有关研究将会推进美术赏析教育。那种与大部分同意者的同意实践相脱节的研究非常可能陷入理论误区,妨碍美术赏析教育的进步。有论者在题为“美术赏析教育”的论文中提出,美术赏析的办法是,“每件美术作品中毕竟都用了美术素材。有理解力的观众需要随时对美术作品素材及其用途加深认识。观赏美术作品时要特别注意它的线条、形体、色彩、明暗等,知道其艺术语言的特征。”然而,因为同意美术赏析教育的学生一般面对的都是经摄影中介后印刷出来的“美术作品”,这种专业化的美术赏析的办法在美术赏析教育中的实质成效让人怀疑,“剖析美术作品,尤其是绘画作品,构图、造型、色彩、笔触这部分是要紧渠道。但假如在赏析课中对着一群没受过专业练习的学生,一讲构图就就必谈‘三角形、s形’,一讲色彩就需要剖析‘环境色、光源色’,甚至对着光溜溜的印刷品大谈‘色层厚薄、肌理丰富’,……学生也只能听得云里雾里,索然无味。”

3、对“美术作品的摄影同意”问题的剖析

对“美术作品的摄影同意”问题的最早关注可以追溯到本雅明那里。不过,在此需要强调一下,本雅明并非从同意美学的视角来加以讲解的。在其写于1931年的《摄影小史》中,本雅明指出,当时关于摄影的美学“论争大多在涉及‘摄影作为艺术’的美学问题时看上去寸步难行了,而对诸如‘艺术作为摄影’这样确凿无疑的社会现实却不加任何关注。却不知,就艺术功能来讲具备更大意义的并非摄影那多少地呈现出艺术性的架构,而是对艺术品进行照相复制的功用。……假如说有哪一点表明了当今艺术与摄影问关系的话,这一点莫非是通过对艺术品的摄影而出现的两者问未得到调和的紧张关系。”这一看法和大家所说的“美术作品的摄影同意”触及的是同一个问题,但阐发的视角不同。本雅明同时也注意到,对艺术品的摄影复制使艺术品的“原真性”和“光韵”消逝,海量的复制品取代了与众不同的存在,艺术品的价值由原来的膜拜价值褪变为展示价值。

从同意美学的视角看,“艺术作品的机械复制性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系”。正是对艺术作品的摄影复制为海量的一般美术作品同意者提供了接近“美术作品”的机会。不然,他们既没机会赏析原真的美术作品,也没机会目睹复制品。大家觉得,再完美的复制品,也不可能与原真艺术品相等同。比如,一座雕塑的照片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与这座雕塑相提并论。大家承认,就总体而言,因为机械复制技术的出现和大规模运用,传统艺术的原真 性和光韵确实趋于消逝。但,就单个的艺术品而言,再多或再完美的复制品也不可以完全把所复制对象的与众不同性消解掉。到了现在,即便一幅绘画作品的一万张从不同角度拍摄的照片也仍不及这幅绘画作品本身有价值。

对美术作品的同意者而言,面对原真的美术作品与面对经摄影中介之后的复制品,其同意成效是大相径庭的。比如,面对罗中立的油画《爸爸》与面对这幅油画的巴掌大小的照片图画,成效会有非常大差异。在其写于1980年12月14日的题为“《我的爸爸》的成因”的信中,罗中立指出:

站在‘爸爸’巨大的头像面前,就会产生强烈的视觉上的成效,这是我尽可能把画幅加强是什么原因,假如这幅画缩小一半,成效就完全不同了。所以,大,也是我的语言之一。只有如此,在这巨大的头像面前,才使我感觉到牛羊般的慈善的目光的逼视,听到他沉重的喘息,青筋的暴跳,血液的奔流,嗅出他特有些烟叶昧和汉腥味,感到他皮肤的抖动,看到从细小的毛孔里渗出的汗珠,与干裂焦灼的嘴唇,仅剩下的一颗牙齿,可以想见那一张嘴一辈子都吃了些什么东西,是多少黄连?还是多少白米?……爸爸――这就是生育我的爸爸,站在如此一位淳朴、善良、辛苦的爸爸面前,哪个又能无动于衷呢?会有哪些样的感想?又有什么人不知道、不热爱如此的爸爸呢?!

显然,罗中立所描述的同意成效只有当同意者现场观看《爸爸》时才大概达到。“二十多年来,我还是会常常听见有人这张画在展出时的场景:大多数人长期站在画前,最后激动得泪流满面。”非常难想象,假如这部分同意者面对的是巴掌大小的照相复制版的《爸爸》,他们还会激动得泪流满面吗?然而,有机会现场观看《爸爸》的同意者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一般的同意者所看到的只不过巴掌大小的照相复制版的《爸爸》。

从同意美学视角对美术同意进行研究,需要清醒地意识到原真美术作品与照相复制品的距离,与由此而来的两种同意状况的差异。原真美术作品的与众不同性并没完全消逝,而且也确实有相当部分同意者有机会观赏原真美术作品,但同时大部分的一般同意者能同意到“失真”的复制品。因而大家的理论研究须关注两种同意状况,并且可以进行比较研究。

1、美术作品的摄影同意

在本文中,大家所说的“美术”不包含摄影艺术在内。而且,大家在此所提的“摄影”可能算不上严格的摄影艺术,而只不过美术作品的同意中的一个非常重要但却一直被紧急忽略的中介原因或功能。“同意”指艺术同意。艺术存在于从艺术创造一艺术品一艺术同意的动态步骤中。艺术同意是艺术存在之链的一个要紧环节,“本质上仍是一个意象生成的过程。同意者所赏析的仍然是艺术意象,通过意象赏析,同意者才能获得审美愉悦和艺术体味。”艺术同意中艺术意象的重建不仅仅是艺术家创造的意象的容易复制,而是一个能动的再创造过程。艺术同意是艺术同意者主体的意识活动,受制于同意者的“期待视界”。

“美术作品的摄影同意”第一是显而易见的事实:绝大部分同意者在大部分状况下所面对的“美术作品”并非原真的美术作品,而是经过摄影中介之后替代品、近似品。比如,除去少数幸运者可以一睹《蒙娜丽莎》的真容,绝大部分同意者所看到的《蒙娜丽莎》其实是经摄影中介之后的印刷品:先用相机把《蒙娜丽莎》拍摄下来,然后再印刷。大多数人看到的《蒙娜丽莎》不过是巴掌般大小的图画罢了。再如罗丹的著名雕塑作品《思想者》,大家能“赏析”到的是只不过从一个角度拍摄下来的图像,而不是立体的雕塑作品本身了。至于建筑作品,其原真作品与大部分同意者所看到的图片之间距离更是遥远。显而易见,在大部分状况下,美术作品的同意实践所接触的并非原真的美术作品,而是经过摄影中介之后的替代品、近似品。面对原真的美术作品,只不过一种美术同意的理想和纯粹状况;而日常的美术同意的真的状况却是:绝大部分同意者没机会面对原真的美术作品。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